V-nikifrorv

摸鱼日常٩( *´♡`* )۶♬*゜

【維勇】Stealth (2)

50嵐愛好者:

11集爆發產物,愉快寫文中


◆維勇百粉點文


◆人物角色們一腳踏入了OOC的池子中


◆靈感來自@糖莲子 大大的軍服


◆設定靈感來自全金屬狂潮 、新世紀福音戰士、齊木等,詳細設定請走→


◆設定 AU,聯邦上將×自帶解說的秘書技術兵


-----





When he appears everything has changed.





  窗外的天空顏色由紫黑漸轉成亮藍色,科研人員日夜顛倒早已是常態,但是連續12個小時都沒有休息的經歷還是不常見,勇利用指尖按壓著眼角的穴道,試圖緩解眼睛的疲勞乾澀,沒想到把五天的教材完善會花上這麼久的時間。


  將杯中的最後一口茶喝下,整理好的教材用加密文件傳送到接手的人員信箱,接下來就等待對方回覆。


  沒想到接下任務之後,自己的公開課程也沒有被學校取消,因此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把事情轉交給下另一個技術兵,好在是當時自己團隊下的夥伴,不需要在詳細交代基本的知識,不然他肯定會抗議的。


  勇利忍住想寫申訴信的衝動,把臀部從坐了很久的椅子上移開,拿著杯子給自己倒一杯熱水。


  這種時候就應該放空大腦,來感受這份得來不易的平靜,可是對勇利來說,放空大腦這麼簡單的事他都無法做到,【解析者】的能力注定讓勇利的腦子不能停止運作,一旦抓住空隙,尚未熟悉的知識蜂擁而上,抑制的方法就是吃藥,或者思考其他事情來代替它運作。


  不想對藥物產生依賴感,但是逐年加重的劑量就是一個警訊,告訴他天賦本領的影響正在加速、加重,一想到這裡勇利就開始本能的排斥服用這些藥物。


  不再去想這些悲觀的事,勇利把注意力集中在昨天下午接到的任務。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帝國第一戰神,在漫長的帝聯爭鬥中,他是帝國一道永遠不倒的城牆,多次重創了聯邦的政治、軍隊,但在其他將領中,卻是唯一一個遵守不攻打聯邦生活區域的將領,所以在對抗異種聯軍成立時,維克托毫無懸念的成為聯軍的統帥。


  從維克托的戰鬥來看,他確實是一位擁有特殊能力的ALPHA,直到現在聯邦軍部都沒能查清楚維克托真正的力量,有人說他是一個讀心者,才能在進攻的時候避免聯邦軍的偷襲;也有人說他能操縱意識,無數派過去的間諜,最後都被清理腦中的記憶,在民間的傳言中更有人猜測這位戰神覺醒了一種以上的能力。


  這份任務讓自己身分暴露的機率非常高,但是為了自己的研究,勇利不得不接下這份秘密任務。


  一想到這裏,勇利撫摸著後頸,指尖從一處捏起,一張膚色的薄膜就這樣被撕下,從身後的全身鏡一望,在勇利線體的上方有著一個銀藍交錯的聖誕紅圖騰,雖然黯淡了不少,但在光線的照耀下依舊能夠知道,他是一個被標記過的OMEGA。


「居然還沒消掉…。」勇利煩惱的再度把抑制薄膜貼上,雖然知道有能力的ALPHA短期標記的時間可以很長,但是三個月都還能看到標記,讓他開始懷疑課本上說兩周後消失的短期標記是不是唬OMEGA的。


  早知道那時候開啟醫療儀器就該馬上溜走的,勇利真想把過去想報恩的自己人道毀滅,那時候的誘導藥劑也是,讓他完全失去名為智商的東西。


  想到當時失控的場面,勇利的身體還是會不自然的僵硬,但是說到對維克托是否會怨恨,答案是否定的。


 


  勇利第一次見到維克托是在加入前線的半年後,他和團隊一起進入一艘異種廢棄的飛船中,利用所剩不多的電源,紀錄著異種的文字、科技等等,為了能更快速的解讀敵人的科技能力,勇利立刻使用【解析者】來吸收知識,正當他們以為漸入佳境的時,危險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不知道從哪裏出現的新型異種,直接穿透在門口巡邏的ALPHA防線,異種尖銳的利爪劃在ALPHA們強健的身體上,傷口處散發出一股蛋白質燃燒的惡臭。


  原本以為已經安全的飛船,所搭配的ALPHA守衛數量自然不多,也不是主要的戰鬥力,這也導致異種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突破了防線,直接往往他們這些缺乏戰鬥意識的科研人員衝來。


  新型異種的體型並不像之前遇過異種大,但是勇利從自己的【解析者】知道,這個傢伙比起他們遇過的異種,能力更強大、使用的科技更是高級。


  腦中不斷閃過關於敵人的機械性能,勇利強壓著腦子爆炸的痛苦,迅速的找出他的弱點。


  耳邊傳來同伴們的痛苦嘶吼,空氣中血腥味和ALPHA訊息素紛飛,都在干擾著他找出敵人的弱點,不過最終勇利還是順利的找出了這個異種的弱點。


  手中的半自動手槍對準異種頭部,但是雙手卻顫抖的無法瞄準敵人,【解析者】似乎也察覺到主人的恐懼,腦中不斷的提醒著異種的機械弱點,告訴主人他才是把異種殺死的關鍵。


  沒有過多的時間猶豫,異種也察覺到在角落的威脅,來到了勇利的面前,用它複眼構造的視線俯視著跪坐的勇利,似乎也察覺到這個弱小的生物會帶給他們的危害,準備一手將人解決。


  利爪落下的瞬間,手槍的子彈同時射出,直直的往異種複眼和口腔的縫隙穿過。


「嘶齁-。」異種的利爪不斷的拍向被射擊的部位,特殊子彈卡在裝備與裝備間的空隙,壓縮成液態的催淚瓦斯順利的進入異種的呼吸道,為他們爭取了一點時間。


  勇利知道敵人暫時沒有能力攻擊他們,連忙疏散著在空間中的傷患,一邊讓【解析者】分析如何關閉這個空間。


「勝生隊長,快-!」團隊的成員們呼喊著還在控制台的勇利,但是如果不先關閉這個地方,外面受傷的人員生存的機率根本是無。


  再度朝著異種開槍,不幸的是剩下的五發子彈都擦過要害,催淚瓦斯的效果也達到盡頭,異種憤怒的揮舞著利爪往勇利的方向一划。


  糟糕,來不及了,正當勇利這麼想的同時,一股力量把他的身體攬過去,成功躲開了死亡的下場。


「沒事吧。」一個聲音從上方傳來,勇利發誓自己從沒有看過這麼好看的人「我剛剛看你的攻擊有效,它還有什麼致命弱點嗎?」


「…在頭部下方的紅色部分,那裏是他們類似動脈的地方,不過你要有足夠的火藥,一般的槍械是沒辦法打破的,你可以先從勾爪那…。」


「Wow,真是詳盡的弱點。」男人的食指抵住勇利的唇瓣「不過,這樣就可以了。」


  眨眼之間,男人手中的小刀就這麼暴力的貫穿了紅色機甲,異種就在男人全力的鎮壓下,慢慢失去掙扎、死去。


  從那天起,勇利平凡到無趣的日子裏,除了每日學習【解析者】的知識,另一件事情就是觀察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電腦發出滴滴的電子音,讓勇利從回憶中清醒,信件上來自曾經隊友們的回覆和關心,勇利不自覺的勾起微笑。


  只要完成這個任務,他就能重新回到研究團隊,完成在戰爭期間根據異種科技所研發出來的武器。


  不過,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和帝國鬧翻的原因,似乎跟一個OMEGA有關。


  反正一定跟自己沒關係吧,勇利打了個哈欠,拿出睡眠前吃的錠劑,在下午四點前,他還可以好好的補個眠。


 




    飛行機在空中行駛了近10個小時,終於來到聯邦的領地,逐漸下降的飛行高度中,維克托興奮的指著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的建築「雅科夫,你看-,天阿,他們怎麼能造出這麼有意思的建築。」


「不過這樣很容易成為目標阿,不知道裏面有沒有防飛彈的構造,從這個角度打過去後面的建築肯定要遭殃,如果在從這裏……。」


「咳、咳-。」坐在一旁聽著自家主人從討論聯邦區域規劃,到如何有效攻打聯邦都市的恐怖言論,雅科夫看了眼坐在他們身邊努力保持臉上嚴肅的聯邦士兵,出聲提醒自己不靠譜的主人,他們現在是在聯邦的護送中途。


「怎麼了,雅科夫?」


「老…少爺。」在維克托的強烈注視下,管家糾結的改了近五年的稱呼「你應該更謹慎點,這裏已經不是我們的地盤了。」


「雅科夫,別那麼嚴肅嘛,就當是出來旅遊,愉快的心情、愉快。」


「少爺,我得提醒你,我們現在是向聯邦尋求政治庇護。」雅科夫頭疼的看著毫無緊張感的主人,昨晚凌晨,維克托就這樣闖進了他的書房,將一張聯邦申請入籍的通知擺到他的面前,並告訴他再過不久聯邦的接送就會到尼基福羅夫莊園裡。


  原本以為只是個玩笑,畢竟一國的統治者怎麼會為敵國的常勝將軍進行庇護,在維克托的催促下,雅科夫還是拖著自己疲憊的身體,收拾起必需品,好在因為剛結束戰爭的因素,貴重物品都放到了隱密性高的暗室,自己不需要再重新整理。


  於是,當他看到飛行機降落在庭院的時候,雅科夫內心是崩潰的,沒想到聯邦政府居然真的派了飛行機到這裏,還有點懵的管家就這樣被主人拉上了聯邦的飛行機。


「喔、雅科夫,你擔心的太過了。」維克托安撫的拍著管家的手背「既然總統閣下願意冒著危險,到帝國來接送我這個不被需要的將士,說明我還是有點用處的。」


「請不要這樣貶低自己,少爺,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ALPHA,你的父親也沒有達到你現在的高度。」


  雅科夫嘆氣,自從審判裁決下來後,維克托被奪走了所有的軍事權,更糟的是有些人認為他已經失去聖寵,在軍政上的敵人們一個個浮出水面,不間斷的暗殺行動。


  但是最讓維克托心寒的還是來自上位者的不信任,在帝聯戰爭時期就相伴左右的副官,居然也是帝王的手腳,這次的與聯邦OMEGA標記的事情一開始就是個陰謀,只可惜維克托還沒查清楚真相,副官就這樣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維克托沉默了一會,生硬轉移話題「你說,我在那裏會找到那個OMEGA嗎?」


  管家再度揉起太陽穴,怎麼又回到這個話題了。


「雖然我那時候只剩下嗅覺和觸覺,但是我可以知道,他一定是我注定的OMEGA。」維克托開心的說著,一邊撫摸著在右手內側的棕色茶花圖騰。


「少爺,如果你現在無聊的發慌,你大可到後面去找馬卡欽。」雅科夫覺得剛剛自己的擔心都是多餘的,他怎麼需要擔心一個就算面臨必敗局面也能扭轉乾坤的帝國戰神呢「作為一個邁入中老年的BETA,請讓我在抵達前好好休息,少爺。」


「诶,雅科夫,別不理我嘛,雅科夫!」


  就算撒嬌也沒用,他已經不是那個容易心軟的年輕人,雅科夫拉下自己的帽子。


 


 


  望著即將降落的飛行機,勇利再次對自己的儀表做了確認,黑色的短髮一絲不苟往後梳起,他推了推有點下滑的眼鏡。


  儘管已經做過無數的自我建設,突然要一個科研人員突然變成上將助理的事情,勇利強烈懷疑這是軍研部為了讓維克托在測試武器的時候,能讓不熟悉科技的帝國人,問出的常識性問題能立刻得到解答,才配置了自己這台自帶解說的行走翻譯機。


  也不知道維克托對聯邦的科技到底知道多少,勇利想著在異種戰爭時,帝國人用著刀具暴力壓製異種的情況,明明也有研發出槍械,但是下意識還是會拿起刀具的帝國人。


  總覺得自己的任務難度又上升了不少,勇利嘆氣。 


  飛行機的空氣流在機場內形成一股不小的氣旋,零碎的髮絲落在勇利飽滿的額頭上,對著從飛行機出來的聯邦士兵行了軍禮,勇利注視著在他們之後出現的男人。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上將,你好,我是勝生勇利中尉,在您熟悉聯邦的體制之前,我將會作為您的秘書幫你處理一切問題。」將準備好的歡迎語說出,勇利觀察著眼前的男人,和上次見面的時候有了不小的改變,最讓人能直接觀察到的是帝國人傳統的長髮變成了清爽的短髮。


  剛從飛機上下來的維克托,藍色的眼睛盯著眼前的黑髮少年,久到勇利都以為自己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維克托終於開口「你是那個槍法不太好的技術兵?他們說會讓一個在戰爭時期和我有接觸過的士官來幫助我,沒想到居然是你,真是有趣。」


  什麼是槍法不太好的技術兵,勇利心裏吐槽著,不過也知道聯邦把自己的資料公布到了什麼程度「是的,尼基福羅夫上將,非常感謝您當時的救援,不然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裡。」


「太饒口了,我記得那時候你們不都稱呼我為『維克托統帥』,照這樣來就好。」


「呃-。」覺得對方實在是很有道理,可是心裏還是有種揮之不去得彆扭感,勇利糾結了一會兒「是的,維克托上將。」


「嗯,不錯,果然跟尤里一樣都是聽話的好孩子。」維克托滿意的笑著,對勇利介紹在身後的雅科夫「這是我的管家,雅科夫‧菲爾茲曼。」


「你好。」


「你好,麻煩你了,勝生中尉。」


「還有一位。」維克托吹了一聲口哨,一抹紅棕色的身影就從飛行機門口衝了下來,直直的往勇利的身上撲去。


「汪-。」


  被巨型貴賓直接推到的勇利,還有一點懵?他今天不是來接帝國戰神嗎,為什麼看起來像在接待來聯邦觀光的家庭。


「看來馬卡欽很喜歡你阿,那麼勇利,我聽說你們聯邦有許多有趣的東西,快點帶我去觀光吧-!」維克托一手拉起了倒在地上的勇利,眼睛裏完全是來觀光的興奮閃光。


 


  這絕對不是我認識的維克托統帥,畫風根本不同,差評。


  為什麼自己會接下這種任務,勇利再次興起後悔的念頭,連平時會落井下石的【解析者】也失去運作,讓他體會到在成年蛻變之後,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腦放空。


 


-----


看完11集後的爆發的精力


重新順過大綱,補了點伏筆上的缺陷


希望你們喜歡,歡迎留言給我阿,想知道你們喜歡哪個橋段


然後我依舊脫離不了想搞笑的本質,哈哈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