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ikifrorv

摸鱼日常٩( *´♡`* )۶♬*゜

【冰上的尤里|维尤】《七年后一见钟情》

HFine: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 15岁×15岁


*Note:《你的名字》paro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 全是bug


 


 


 


       年少的时候,会做好多好多梦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呀。


       因为,一眨眼,就会长成什么都不记得的大人了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耳边突然炸开了超级老土的流行乐,好像十年前会在广播里听到的那种。


       是谁啊?大清早的,吵死了!


       尤里挣扎地从被窝里探出脑袋,伸着手去够床头柜上震个不停的手机。


       10:00


       “呜哇啊?!”尤里惊叫着从床上翻下来,手忙脚乱地往洗漱间跑。


       什么鬼,自己前一晚是吃错药了么?怎么会定成十点的闹钟?!不仅没有晨跑,连早上的训练也迟到了啊!


       等等,那个不是自己的手机吧?是哪个白痴要睡到十点还得靠闹钟才能起床啊?!


       胡乱洗了一把脸,叼着牙刷的时候不小心连头发一起咬进了嘴里。


       什么时候长这么长了么?都没注意……这……欸?


       欸?!!!——————


       尤里一脸懵比地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水珠顺着脸颊一路滑下滴在T恤领上,不一会儿就湿了一片。


       我变成了维克托,准确地说是十几岁还留着一头长发的维克托——尤里用了好一阵子消化这一事实,其间掐了自己的脸七次,每次都很痛,回去闭眼睡觉睁眼起床三次,每次都没变回去,等到他终于自欺欺人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去冰场训练时,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


       “维克托!你又迟到!”雅科夫几乎已经对维克托的迟到早退习以为然了,但今天格外得晚,简直无法无天,“不想练的话就不要来!”


       “对不起,雅科夫,我晚上会加练补回来的。”尤里说着拆下刀套踏上冰面,开始基础滑行练习。


       面对这样乖顺的维克托,雅科夫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平常不都是嘻嘻哈哈糊弄过去的么……


       尤里在冰上滑了两圈,弧线进入跳了个3T热身,落冰的触觉无比真实却处处透着违和。嘛,大概是最近压力太大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吧,顺其自然就好了。


 


 


 


       铃——


       “嗯?”维克托摸过手机,半眯着眼看了下。


       才七点啊。这是谁的手机,怎么放在我这里?这样想着,又迷迷糊糊地倒头睡过去。


       铃——


       刚刚不是按掉了么,维克托有点不耐烦地捞起手机又看了一眼。


       七点零二???


       算了,继续睡就好了。


       当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维克托终于忍无可忍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打开手机闹钟列表,看看到底还有多少个。


       哈?!从七点到七点半每两分钟一个?!这个手机的主人有病吧???


       维克托简直要以为这是什么新型的恶作剧了。


       反正被折腾得毫无睡意,不如先起来,嗯……去吃点东西吧,维克托一边思考着一边抬手要把头发扎起来,可细碎的发丝从指间滑走,竟无法扎出一个高马尾来。


       “什么鬼?”维克托低声嘟囔着,隐隐带上了点起床气,翻身下床走到洗手台上的镜子前一看,彻底愣在原地:这家伙是谁啊?!?!???


 


 


 


       “今天的尤里怪怪的……”米拉戳了戳旁边的格奥尔基,“从日本回来之后,明明一直都是干劲满满的样子,可今天不仅训练迟到了好久,连四周跳的失败率也高了好多,喊他的时候也总是呆呆的毫无反应,刚刚的合乐练习竟然跟雅科夫说什么今天不想做。”


       “大概是这些天训练太辛苦了吧,雅科夫不也说那今天就先休息了么。”


       “可是离加拿大站的比赛只有两周了,这样的状态不要紧么……”米拉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而话题的主角正在冰场另一端默默滑着圈,维克托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梦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对方竟然也是雅科夫门下的花滑选手。说起雅科夫,怎么秃得这样严重了?难道是我潜意识里的愧疚……对不起,雅科夫,等醒来之后我一定听你的话,不再惹你生气,好好守护你的头发。


       下午的时候维克托才稍稍打起了一点精神,想着难得做这样的梦,这副身体的状态也相当的新奇,不如滑着试试看。


       于是自顾自地滑起了为JGP准备的短节目,踏上冰的少年仿佛乘着风,轻盈地做出一个个跳跃,双臂张开若羽翼,优雅地踩出炫目的步伐组合,这一刻的冰场化为他的舞台,连空气也被他带得鲜活起来。


 


 


 


       “维克托,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站在场边的雅科夫拍了拍手。


       “是。”尤里慢慢滑下场接过雅科夫手中的毛巾,虽说是梦,训练的疲惫感却异常真实。


       说回来,雅科夫叫他做合乐练习的时候,尤里还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而音乐响起,才发现是维克托十五岁那年JGP的短节目,也是尤里偷偷模仿过无数次的曲目,身体的记忆要比大脑更加深刻,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做出了一个个跳跃、旋转、步伐,可不知是对这副身体的生疏还是梦中知觉的迟钝,技术动作完成得不尽人意,然而莫名的在乐曲高潮时感到内心有什么难以言明的东西呼之欲出,直到曲终仍翻腾起伏难以平息。


 


 


 


       铃——


       尤里迷迷糊糊地按掉闹钟爬起来,啊,终于早上了啊,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不禁这样想着。


       早餐的时候拿出手机想看看远在日本养猪的蠢货维克托又发了什么状态,却发现手机屏幕停留在一页note上。


       「你是谁?」


       这是什么啊?他可不记得自己写过这样的note。


       疑惑着却没有删掉那页note,只是单纯地退回到Home界面,看了看时间,匆匆吞下最后一口吐司便还掉餐盘去了训练馆。


       “今天的尤里没有迟到啊。”尤里刚出现在训练馆,米拉便笑眯眯地跳了过来。


       “哈?我为什么会迟到?”按照尤里现在的作息列表,他可是每天雷打不动地七点起床,七点半晨跑,八点早餐,九点上冰。


       “昨天可是快11点才来的。”


       “怎么可能?”


       “不信你问格奥尔基。”


       尤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只觉得米拉又在串通格奥尔基捉弄自己。


 


 


 


       维克托翻了个身,眨了眨眼,已经毫无睡意,摸过手机看了看,还不到八点,自己很少在这个时间自然醒,大概是被昨晚那个荒诞的梦折腾得敏感了吧。


       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又懒洋洋地洗漱换衣,想着既然这样早不如先吃个饭再去训练馆,于是破天荒第一次在这个时间出现在食堂,也是破天荒第一次准时训练。


 


 


 


       “哈?!我滑了这个???”无论怎么说尤里都不相信米拉所描述的种种反常,后者只好拿出昨天尤里滑维克托的短节目的录像来,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


       “你还真是喜欢维克托呢。”


       “闭嘴!你说谁喜欢那个混蛋啊!”


       “这可是维克托十二年前的短节目欸,不用合乐都滑得一模一样,这不是爱是什么?”米拉拿回手机笑得有点居心叵测。


       “吵死了!!!”


 


 


 


       “维恰,跳跃的点冰都干净了不少,但相较之下对乐曲的演绎似乎为技术做出了让步,这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啊。”雅科夫开着昨天训练的回放指点道。


       “嗯……”维克托撑着下巴思考了好久,最后笑着说出一句:“嘛,我也想尝试一下新的风格了。”听着就很敷衍。


       好奇怪,这画面上的人明明是自己,可感觉完全不同,就像是别的什么人支配着自己的身体做出这些动作,脑海中忽然闪过昨晚梦里的画面,难道……


 


 


 


       欸?又是同样的梦啊……


       尤里看着镜子里的银发少年,一脸平静地用漱口水吐着泡泡,维克托则扯着少年半长的金发勉强扎出一个辫子。


       不对,不是梦!


       “那个人”用“我的身体”滑了“录像”里的短节目!


 


 


 


       首先接受现实的是尤里,毕竟十五岁的维克托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而对于十五岁的维克托来说,十五岁的尤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虽然身处同样的环境,有着同样的教练,甚至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熟悉感,可他至今为止十五年来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金发碧眼美丽得如同妖精且拥有出众的花滑技术的人,他简直要怀疑这是他自己幻想出的人物了。


       可第二天醒来时,维克托发现在自己的手心上,有人用马克笔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尤里·普利赛提」。


       “尤里……”少年默念着掌心的名字,嘴角不知不觉地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于是,十五岁的尤里和十五岁的维克托共同认识到:自己会每隔两三天不定期地在睡梦中与对方交换身体。


       「为了不影响到对方的生活,必须定下规则」尤里在维克托的手机note上,留下这样一行字。


       「同意」维克托在尤里的手机note上留下回应。


 


 


         1.    熟练掌握对方的节目,必须达到赛级水平,以防在比赛当天交换


         2.    完成全部训练日程,禁止偷懒


         3.    每天发生的事要完整记录在note里,以便对方应对


         4.    照顾马卡钦!!!(工作日会送去寄养,周末领回)


 


 


 


       即使定下了规则,也无法和平相处,大概就是两个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的常态吧。


       「同样是十五岁,你怎么还在滑JGP?好逊哦!」


       看到尤里在手机上的留言,维克托不甘示弱地回了一条:「看看自己的演技再说话,马卡钦都要比你会表达感情~」


       结果第二天醒来就觉得腰酸背痛,尤里在留言里解释道:「才十五岁就拉不起贝尔曼了,你的腰还不如八十岁的老爷爷,我帮你练练!」


       维克托随即报复,「加拿大站上的3A竟然失误了,心理素质好差啊,我替你向雅科夫提出要参加GoldenSpin了~」


       「旋转的速度真慢啊。」


       「4S的点冰能砸出大坑。」


       「你的手机铃声难听死了!」


       「你的穿衣品味是什么鬼!」


       「白痴维克托!」


       「大笨蛋尤里!」


 


 


 


       “总觉得最近的维克托不太一样。”看着在冰场上挥洒汗水维克托,助教不禁发出由衷的感叹,“以前总是对训练提不起精神,但最近干劲十足呢,就好像……”


       “好像遇到了能让他拼尽全力战斗的对手。”雅科夫替他找好了措辞。


       就目前青黄不接的花滑届来看,维克托的确独领风骚,却也因此丧失了提升自己的动力。可就在最近,他对花滑的全部热情与斗志仿佛都被激发了出来。


       要说原因,只有维克托自己最清楚——绝对要赢过那个叫尤里的家伙!


 


 


 


       “最近尤里的演技似乎有所变化……”雅科夫注视着尤里更加细腻的神情与动作,如此评价道。


       “没错。”莉莉娅附和着点了点头,“在与他人的众多相遇中,他或许已经找到了‘爱’的入口,人只有在寻找支撑自己的爱的时候,才会熠熠生辉。”


 


 


 


       维克托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尤里不是因为交换身体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该有多好,如果他就在自己身边,如果他能与自己同场竞技。


       他们能够过目不忘地滑出对方的节目,能够理解彼此对花滑极端的执念,他们一定能够成为……


       滴滴——


       尤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屏幕上显示出一条ins推送。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日本与胜生勇利接受采访……”维克托低声念着推送内容,稍稍觉得哪里似乎不太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欸?我?!”


       推送搭配的照片上有一位银发的年轻男子,样貌与自己七分相似,维克托的内心突然涌上复杂的情绪,微微酸涩却夹杂着香槟泡般的雀跃。


 


 


 


       「为什么不告诉我?尤里明明早就认识我!」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提前告诉你未来的事……对不起。」


       「可是尤里的特别关注是我欸,你是不是喜欢我?二十七岁的那个。」


       「……」


       「我帮你追他好了~毕竟我最了解自己的喜好嘛~」


       「闭嘴吧你!马上就要GPF了,专心练习!」


       「但是这不公平!尤里认识未来的我,我却不知道现在的尤里。」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十岁搬去圣彼得堡开始跟雅科夫学习滑冰,也是那个时候和你相遇的,在那之前一直和爷爷住在莫斯科。」


       「尤里十岁的话……还要七年啊!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你现在在哪里啊?」


       「呃……那时候我还不到四岁欸,怎么可能记得啦!」


       「一点点线索也好!让我去见你!」


       「嗯……圣诞节的时候,爷爷总会带我去一个很大的商场玩,那旁边的冰场还会举办IceParty。」


       「我知道了!」


 


 


 


       八小时的列车穿过深冬的大雪,少年于圣诞前夜只身从圣彼得堡出发,前往遥远的莫斯科。


       八小时的航班飞跃金色的云端,少年在雅科夫与莉莉娅的陪同下,共赴巴塞罗那的赛场。


       很快,就会见到你了……这样的心情无比强烈。


       很大的商场,旁边还有冰场,那么一定是莫斯科国家百货商场了。少年自以为做了万全的调查和准备,却低估了圣诞期间的人流量。


       “俄罗斯的新生代,尤里·普利赛提!曲目是《AGAPE》,编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圣诞的钟声一定就要敲响了吧,就在下一秒。


       焦急穿梭于人群中的少年不停搜寻着,虽然不曾相遇,但他深切相信,在见到尤里的一瞬间,便能认出他来!


       “维恰……”雅科夫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在尤里身上看到了维克托年少时的模样。


       “爷爷,我们去冰场那边好不好?”在所有喧闹中唯独刺破耳膜的声音,在所有茫然中唯独点亮眼睛的身影,维克托回头便远远看到那个坐在爷爷肩膀上的小孩子,金色的头发和翠绿的瞳眸与他预想的分毫不差,“尤里!!!”


       “他正在挑战,以最高的完成度表演完这些困难的动作。不断成长的美丽怪兽,现在又迈向了新的高度。”


       小孩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他们中间隔着人山人海,隔着漫长岁月,隔着一切可望而不可及的阻碍,可是少年清亮的嗓音穿过距离,穿过时光,穿过一切缘分与情节的断点,他高声喊道:“我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等你!我会一直等你!”


       “尤里·普利赛提,118.56分!超过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所持有的世界最高纪录!”现场爆出巨大的欢呼与掌声,祝贺这奇迹降临的一刻。


       然后,梦境照进现实,我们曾经历的一切必将在脑海中留下痕迹,我们以为消失的记忆终会再次浮现。于是,所有最热烈的情感与最闪耀的故事都撞在了一起,又纷纷倒流回原点,那个会做好多好多梦的年少时候,那个我们还没有变成健忘的大人的时候。


 


 


 


       “尤里,我一定是又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吧。”


       “没有啊,你在等我,而我也终于追上你了。”


 


 


 


全文终


 


 


 


*Postscript:


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你的名字》这部电影,但其中日常的部分还是觉得非常可爱而亲切,两人间的追逐也充满唏嘘与眼泪,所以尽量怀着同样的心情写了十五岁的维克托与尤里,真挚感谢新海诚监督带给我们新鲜的剧情与丰富的情感。


关于标题“七年后一见钟情”,指的大概就是正常时间线中,15岁的维克托会在七年后,也就是22岁的时候对初次相遇的10岁的尤里一见钟情,笑。


感谢读到最后的你,希望我们能在下篇中再会。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