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ikifrorv

摸鱼日常٩( *´♡`* )۶♬*゜

维勇| 去往魔界的邀请 前篇

██████:

【昏厥】


花朔研:



>YURI on ice




>维克托×勇利




>一切为了开车,不要深究x




>前篇(共三篇)




 




 




     「勇利,一起睡觉吧?作为教练我还有许多需要知道的事情。」




     「维、维克托?不、不不——不行!」




     维克托抱着枕头依靠在勇利的门外,衣襟不修边幅地敞开,露出胸前一大片肌肤。他几乎很少来日本寄宿与别人屋檐下,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很新鲜。无论是这个地区人们的热情好客,还是舒服到不想多动的温泉,还有那简直是天神吃的炸猪排盖饭。




     他由心感叹,长谷律真是个好地方。




    而门的另一边,勇利手脚并用把墻上所有贴着的维克托个人大幅面海报全部给取了下来,等到安安全全地藏在床底下后,才如释负重般呼出一口长气。现在心脏还能正常跳动,多亏了刚刚他眼疾手快立刻把门锁了起来,要不然……等维克托踏进这里的那一刻,看到满墻的海报……




    「啊幸好……赶上了……」




    「勇利——你在干什么?诶难道是在藏小黄书吗?」




    「唔哇、才不是!只、只是在打扫罢了……」




    有些年代的建筑物隔音效果总是不太好,门内忙做一团的声音一点不差地传入维克托的耳朵里。他觉得勇利说不定还是那种提到小黄书会脸红的大小孩,便故意调侃了他。反应是真的有趣。「你真的忍心让教练一个人……寂寞地待在门外吗……」维克托装作打了几个喷嚏,猛地吸了吸鼻子,以此苦肉计用来博得勇利的同情。




    「先说好了,只是让你进来坐一会。」




    「嗯嗯,莫非是小猪猪害羞了?」




    「……没、没……」




    进房间后,维克托很自然便坐到床上,反倒是勇利傻傻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况且还是独处,心中的兴奋和害怕让他心跳加速,对象可是那个迷倒众人的维克托。是啊,自己的心早就被他捕获了,无药可救了。




    「怎么了?不过来坐吗?」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维克托突然抛了一个wink,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勇利过来。当然,这个银发男人的邀请似乎没人会舍得拒绝。他眼角带笑,看着他可爱的小猪一点点靠近再靠近,弄得他心里莫名有些发痒。




    「勇利你啊,对自己太没自信了,明明很有魅力呢。」




    「诶这怎么可能,魅力什么的……完全没有那种东西。」




    「看,这就是你没自信的表现。」




    勇利突然有些慌张,眼前的这个人的目光实在是有点缠人,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能不被发现他的紧张。维克托大胆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不加一点点的掩饰,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等到他满脸通红开始动摇的时候,才慢悠悠地收回视线。




    「突然想喝点酒了,勇利陪我喝吧。」




    「诶、这……可我不太会喝……」




    「哈哈,没关系。无论是喝酒也好,还是其他事也好,我同样可以教你。」




    稍微平复点的心情又被维克托的邀请弄得紧张起来,这种暧昧不清的话总是让勇利不自觉地开始期待,除开喝酒以外的事情,会是什么呢?脑内的幻想稍微有点偏离正轨,勇利心虚地红了红脸,这个男人的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一切,他真怕自己的心思会暴露无遗。




 




    「去往魔界的邀请」是乌托邦胜生的名酒,既然要喝酒的话,那自然是喝这里的。虽然勇利表示得有些推脱,但维克托为他倒满酒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拒绝。能和憧憬之人短暂的相处,甚至能够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和他碰杯,勇利内心的小开心无法控制地溢于脸上,全数被维克托捕捉到了。




    他们二人坐于同一侧,身前放置一张矮桌,维克托拿起杯子仰头喝下几口,起初有些苦涩,待咽下喉咙后便有一丝丝的甜味,为了这一点点的甜味,他迫不及待地又接着喝了几口,前一次的甜味被这一次苦涩冲刷殆尽,换来的是稍加明显的甜味。这种甜味,一旦沾上了,估计没有人能够摆脱掉吧……




    维克托转头看向偷偷摸摸瞄了他很久的勇利,「哇,这酒有点像勇利哦。」突发性的发言,而且有些意味不明,「什么意思……是不合口味吗?」勇利不好意思地挠头,他杯子里的酒还是满满的,没有喝过。「你啊,既然是像你了,那就是好喝的意思。」维克托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的酒杯又满上。




    「觉得好喝就好了。其实,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尝过这酒的味道……」




    「诶?一次都没?」




    「嗯……」




    「为什么?明明是这里的名酒?」




    勇利刚说出口就有些反悔,眼前的人突然变得有些兴奋,感觉轻而易举地便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刚想扯别的话题,维克托却一下子凑到勇利的身边,到了几乎是鼻子碰到鼻子的距离。勇利心里一阵慌乱,手里的酒杯颤了颤,几滴洒在地上。




    他被迫与维克托对视,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喉咙口就像是被堵住一样,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身体僵直在那里,动弹不得,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超出了自己预料,大脑仿佛停止了运转。 




    「只有我一个人在喝,未免有些太寂寞了,勇利也稍微尝尝吧。」热热的吐息温柔地抚摸过对方的薄唇,维克托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眼睛向下看着那两片唇瓣,这种带有暗示意味的举动,足够让勇利心慌意乱,脸红了大半,连说话也不利索了。「……诶!那、那我!!现在就喝喝看!!!」为了打破这对视的局面,以及自己经不住刺激心脏,勇利选择尝尝这杯维克托为他倒的酒,这样,他就可以暂时不用离他那么近了。




    勇利攒紧手中的杯子,一个仰头咕嘟咕嘟便把整杯都喝了,他对天发誓,根本没想一下子喝那么多,可他太紧张了,变得失了分寸。这酒的味道也感觉变得平淡无比,唯一能感受到的是一种隐隐约约的灼烧感,再加上喉咙口有些辣辣的。




    「味道有些辣呢……」




    「诶是吗,我怎么觉得有些甜呢?」




    「甜、甜的?」




    勇利怀疑自己的味觉是不是出了问题,他又喝了一杯这样的酒,还是感觉辣辣的。这回他主动靠近维克托的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杯子,大方地尝了好几口,像是在质疑这两杯酒是否是同一种酒。直到把维克托的这杯也喝光了之后,他好像能感觉了那一点点的甜味。




    「勇利……」




    维克托在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做出这些可爱的举动,一会儿辣一会儿甜的,一会儿说要拿瓶新的酒来继续尝的,一会儿又觉得难喝不想再喝了的。平时见不到的一面,现在尽数展现在维克托的眼前,直到这瓶酒见了底,勇利才稍稍安静下来。




    「我去拿……新的酒来……」




    「喂……勇利……」




    勇利刚站起身,脚下一软,正正好好被维克托抱个满怀,他挣扎着要起来去继续拿酒,结果当然是,维克托没有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送上来的猪排饭,我可不能让你逃走。」




    「维克托?你在说什么啊……」




    勇利的反应有些迟钝,挣扎了几下之后却变得安静了,很乖巧地扑在维克托怀里,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眼睛慵懒地眯成一条线,看来是有些累了。




    「勇利,原来你把我的照片放在书桌上啊。」




    「嗯……你怎么……诶!!!」




    吐息喷在耳朵边痒得勇利用手遮住维克托的嘴,再没过几秒,他猛地睁开眼睛,从维克托的身上跳起来,不料手肘撞到矮桌,两只空杯子纷纷滚了下来,其中一只滚到了床下。这下,连床下的那些海报也被维克托发现了。




    光明正大立在书桌上的相框足以让勇利醒了大半,现在眼前的维克托却一张一张欣赏起自己的海报来,他脸红到发烫的地步,只好逃避似地把头塞进被子里,妄图得到一点点的安慰,当然这种行为根本没什么效果。




    勇利害怕被维克托发现他隐藏了很久的心意,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虽然只要说是作为粉丝的感情,就能躲过一切,但他唯独不想对维克托说谎,再加上自己的谎言一定瞒不过他的眼睛。




    被子外面的世界一片安静,几乎听不到维克托的动静,勇利有些慌了,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他的心跳和喘息声越发显得煎熬。没有丝毫犹豫,勇利扯掉被子,担心地抬头便去寻找。原来刚才维克托就枕在床沿边,一声不响地注视着他。




    「我在想,你到底要躲多久,才肯出来。」




    「维克托……为什么,你……」他以为,他离开了。




    「我想看到不同的勇利。」




    维克托向勇利靠近,温暖的手抚摸上他红红的脸颊,另外一只手则绕到他的脑后,陷进了黑发里。勇利呼吸急促,维克托离他越来越近,虽然害怕地想要逃走,但他始终无法避开维克托看向他的眼神,在这一瞬间是充满爱意的,甚至是充满渴望的。




    嘴唇一软,即便是蜻蜓点水的吻,但这一吻,彻底打破了他们平衡的关系。维克托暂时放开勇利,这种像是礼貌性的吻,完全不够,他期望能够进一步地接触到勇利,「舌头,伸出来。」而勇利却没有回应,「为什么,要亲我……」对于这种意味不明的吻,他迎上维克托的眼睛,嘴唇的触感是那么的明显,扰乱了他的思路。




    「拜托勇利,还不明白吗?」




    「我……唔!!!」




    维克托再次吻上勇利的嘴唇,这次不是轻轻的点吻了,他霸道地钻入他的口腔里,开始慢条斯理地挑逗他。维克托的舌头扫过每一寸地方,随着他的进攻,勇利总会发出一些可爱的微弱声音。他他试探般地用舌尖碰了维克托一下,这个举动换来了更多充满欲望的接吻。




    「等……唔嗯……」




    维克托一边吸吮着勇利的嘴唇,一边缠绕上他的舌头。意乱情迷之中,勇利忘记了反抗,殷红的小舌不自觉地回应起了维克托,舌头相互摩擦带来的酥麻感让勇利腰间渐渐软了。他的双手环绕住维克托的脖子,可能是酒精作用,他大胆地啃咬着维克托,把这个吻变得湿哒哒的了。不一会儿,勇利便面色潮红,呼吸有些困难,双眼朦朦胧胧的。




    「啊……维克托……」




    维克托一把抱起没力气的勇利,轻轻放到床上,而他则跪着,温柔地整理他额前的黑发,顺手再把他碍事的眼镜摘了。维克托俯身落下点点的碎吻,发出轻微的「啾」声。额头、鼻尖、嘴唇、颈脖以及锁骨,留下的触感让勇利越加失去防备。下一秒,维克托的手钻入他的衣服里,贪婪地抚摸着,游走的手指让他的身体紧绷起来。




 




    ……




 




    -TBC-









*这酒的味道等是私设qwq




*没评论,我好寂寞啊qwq


评论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