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ikifrorv

摸鱼日常٩( *´♡`* )۶♬*゜

[Yuri On Ice!!!/维勇]—混明。

观策:

※破烂车。


※繁体字。


※ooc有。


※错字可能会有。


※脑洞新奇,失明梗。


就当今天圣诞节是新年吧。


——————


正文↓↓↓↓






「啊⋯今天是新春啊⋯」維克托眯著眼睛呢喃道,他盤腿坐在矮桌旁,手撐著腦袋哼著什麼。


聽著來自窗外喧鬧的聲音,煙花炸在天上。外面如此喧鬧,可維克托還是自己覺得困極了。


「新春快樂!維克托!」門突然被人打開,勝生勇利帶著點點喜悅的聲音傳到維克托的耳朵裏。


維克托這時候就要睡著了,半夢半醒之間他隱約聽見了勝生勇利的聲音,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句。


碗筷擱放在木桌上的聲音很清脆,同時維克托也覺得一股熟悉的香味傳到鼻子裏頭,讓他覺得精神了不少。


「吃點東西吧。」勝生勇利扯過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踢到矮桌下的軟墊,坐在維克托身旁。
他試著湊近了些,手臂就放在桌面上好讓他支撐一下身體。勝生勇利看見維克托毫無反應的模樣狡黠地笑了起來。


維克托還用手撐著腦袋,鼻子皺了皺,嗅了一下飄散在空氣中的氣味。


淡淡的蘊含著令人心安的茉莉花香,與突然出現而導致有些突兀卻逐漸融合的炸豬排的味道。


心情稍稍上揚了些,被那種聞起來,就覺得是充斥著愛意的溫暖的炸豬排的香味。


勝生勇利坐在一邊滿是期待地看著維克托。「快吃吧。」勝生勇利將碗往前推了推,筷子塞在維克托的手裏,眼睛閃亮亮的,在一瞬間讓人覺得好像是綴在深邃黑夜上的萬點繁星。


維克托將撐著腦袋的手挪到嘴前,食指點了點自己有些乾燥的嘴脣。


「啊,真是有些苦惱啊。」維克托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苦惱些什麼?」勝生勇利坐回去,手還放在桌面上。


維克托沒有回復,也沒有轉身。他能感受到來自於勝生勇利那股炙熱的呼吸,身後那股轉注的眼神。


其實剛才他能明確地感受到勝生勇利那近乎惡作劇一般的靠近。


維克托輕輕擱放下手裏的筷子,用手抓住了勝生勇利的手腕,現在才習慣性地轉身看著他抓住的人。


勝生勇利因他的動作而愣了一下。


維克托的拇指一半摁在勝生勇利的手腕上,另一半指腹按壓著他的衣服。


維克托能感受到拇指指腹下那細膩的肌膚,且從手腕上截然不同的來自於衣料的觸感。他感受著那種摩挲著掌心嫩肉的瘙癢感覺。這大概是⋯表演服吧。腦海裏還細細揣測著,其實心裏已經確認得七七八八了。


維克托眼睛睜大了些,有些驚訝這勝生勇利在這麼冷的天氣還穿著這樣單薄的衣服,又想到房子裏的暖氣烘得人的腦袋暈乎乎的。他垂下腦袋,一時間覺得有些惋惜,與別的他說不出來的奇怪的感覺。


雖然不能看見勝生勇利平日裏穿著表演服的樣子,大抵與比賽的時候差不多吧。他細細回想著當初看著勝生勇利在比賽場上那副耀眼迷人的樣子。


「新春快樂。」勝生勇利看出了他當下不太高興,伸出另一只手托起他的頭,在維克托輕闔的眼眸上留下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勇利,我會不會⋯會不會⋯⋯」他靠在勝生勇利的肩膀上,思考著什麼。


「有些⋯」維克托思索了很久,還是沒能說出那個能形容他現在行徑的話語。他抬著頭,像往常一般從下自上地注視著勝生勇利那雙眼睛。勝生勇利湊過去,兩個人的額頭碰在一起。


勝生勇利看著維克托雖然微微上揚的嘴脣,但他知道他心裏其實是不高興的。勝生勇利沒有說話,等著維克托繼續說下去,或是等待著著空氣就這樣慢慢變冷又被暖氣給烘得乾燥且暖起來。


「明明不能看見了,但還是像不想面對一樣,還是喜歡睜著眼睛讓你再記起一些不好的事情⋯」維克托說,眼睛不習慣地閉起來,眼睫顫抖著。


——顯而易見的脆弱。


勝生勇利第一次覺得安慰人的話這麼無力,就連他自己也不能被那套千篇一律的說法給說服。


「忘了這些事情吧⋯暫時的去忘記他們。」勝生勇利捧起維克托的腦袋,一番往常那略微羞澀的反應,用力且生澀地吻下去。


維克托將攥住勝生勇利的手給鬆開,摟住他的腰肢。「是的忘記它們⋯」唇瓣分開了些,在兩人輕微喘息的時候,維克托呢喃著。




后续

评论

热度(26)

  1. V-nikifrorvimgonnabedea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