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ikifrorv

摸鱼日常٩( *´♡`* )۶♬*゜

【维勇】The Trial of Time (生贺)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The Trial of Time,其实是维克托生贺啦不过主页安排我的时间比较靠后所以赶个末班车收尾w维克托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时光轨迹
时间穿梭梗
多年之后的勇利定期穿到维克托与他相识之前的生日当天
Bug很多,没有逻辑

维克托在28岁生日的时候对旁边给他点蜡烛的那个人说,要是以前的生日也都有勇利陪伴在身边就好了。
胜生勇利动作停顿,转头笑着回道:“嗯,错过的那些维克托的生日,我也觉得非常遗憾呢。那要从现在开始补吗?”
“好啊,勇利给我庆祝的话。”维克托毫不犹豫地接住了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

胜生勇利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段对话发生的那个晚上,他会以这种意想不到的形式为维克托补上生贺。
说起来很奇妙,也许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但他确确实实穿越回了数十年之前,站在了不知道哪个国家的街道上。街头巷尾挂满了彩带和一连串的小灯泡,空气是冰冷的,仿佛呼出的水蒸气在下一秒就会凝结成冰碴子,稀稀落落地跌碎在地上。气氛却是灼热的很,人们的欢声笑语充斥在五光十色的灯火里,言语里的快活与喜悦漫出来浸润了干燥的空气,又为其染上了一层温度。
远方巨大的松树伫立在公园中心,上面装饰着金色的铃铛与银色的圆球、红色与白色的彩带,树尖顶着一颗星星。
——怎么看都是一棵圣诞树。

初时的胜生勇利很是茫然,他来回张望,从建筑物模糊的轮廓中确认这是个公园,可周围行人说的尽是英语,很明显他不在日本也不在俄罗斯。
“这是……怎么回事?”胜生勇利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独自一人惊慌失措——他刚刚明明还和维克托一起牵着马卡钦踏出门口,没想到一刹那就到了个见都没见过的地方。
他的目光扫过松树、长椅和街角的店铺,试图证明这是维克托或者其他什么人心血来潮的恶作剧,然而目之所及,没有任何他所熟悉的影子。
旁边经过的人在撞了他一下说了声对不起,他被人潮挤到墙角,目光追逐着过往的行人,颇有点无助的味道。
突然,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被一抹银色吸引了,一位穿着得体的女士牵着大概五岁的孩子走过来。
那头熟悉的银发和尚且稚嫩却已经可以看出日后妖孽轮廓的面庞,以及这该死的熟悉感与亲近感……
维克托?!
而且还是小时候的维克托?!看那个样子也就五六岁左右吧,真是可爱啊……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既然维克托目前五六岁,也就是说这不是做梦就是穿越了?!
胜生勇利赶紧掐了自己一把,很疼,但很明显他不是在做梦。
哦那就是穿越了——等等,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怎、怎么办……脑子要爆炸了。
胜生勇利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疼欲裂,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追着幼年维克托的影子,身体在思想之前动了起来,他迈开脚步跟了过去,走到一半又忽然停下。
等下,这样跟在别人身后不是像跟踪犯一样吗,而且维克托又不认识我,被发现的话会被讨厌也说不定啊,果然还是不要跟着了?
话虽如此,我认识的也只有维克托而已了……怎么办?
正在他停住脚步犹豫不决之时,腿部被撞了一下,他向下望去。
维、维克托?!
而且还是一个人?!!

脸蛋还有点婴儿肥的维克托看起来有点焦急,匆匆地道了个歉又开始四处张望。
“维——小朋友你走丢了吗?”胜生勇利伸出一只胳膊护着以免维克托被过往的行人撞倒,然后蹲下来平视着他,语气温和地说。
希望不要被当成奇怪的人。
胜生勇利看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警惕之色,苦笑了一下,但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和蔼地继续讲道:“我带你去找警卫好不好?你看就在那里。”他指了指门口,“万一有什么你大声呼救就是了,很安全的。”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像个诱拐犯,在心里默默唾弃了自己一番。但他也不能放着迷路的维克托不管。
小小的维克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警卫,脸上浮现出少许安心的神色,他又盯着胜生勇利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才迟疑着点头说好。
胜生勇利松了一口气,他牵起维克托的手,轻柔地包在掌心。
这个人从小时候起手就这么冷啊,要是能把哪怕一点点体温传递过去的话就好了。

维克托抬头打量着这个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得一脸温柔的陌生人,对方意外地让他有点儿亲切感,手也很暖和,有种他形容不出的感触。
距离不远,二人很快就到了警卫那里。维克托见那个黑头发的人和警卫说了几句话,把自己拜托给了警卫,又蹲下来叮嘱道下次要小心啊和不要随便跟着陌生人走啊很危险之类的话,最后想到什么似的,掏了掏口袋,拿出一个外形是狗的小装饰来,看看天又看看地,局促地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语言,最后抓了抓头发最后放弃挣扎般地说:“生日快乐哦,维克托。”
“谢谢!但你怎么知道——”
男人这次比了个嘘的手势,眼里闪着光,笑容得意又狡猾:“因为我是圣诞老人的徒弟哦,专属于维恰的Santa。”
“真的吗?”
“当然。”

胜生勇利装完圣诞老人之后飞一般地逃跑了,他表示自称圣诞老人实在太羞耻了。他走着走着一阵恍惚,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牵着马卡钦,前方是穿戴整齐的维克托。他有些懵逼,摸了摸口袋确定马卡钦挂坠不见了,前面那个人却倏然好似没头没脑地问:“勇利,你是我的Santa吗?”
这句话胜生勇利很是熟稔,要问为什么的话——他刚刚才对五岁的维克托说了这句。
“维克托?该不会——”
银发的男人转过身来望着他,眼角眉梢浸透着喜悦到难以抑制的笑意:“看来我的愿望实现了呢。”

胜生勇利所回到的过去,在维克托的脑海里生成了崭新的记忆。

从那之后,每年维克托生日当天的晚上,胜生勇利就会穿越到二十多年前的维克托的身边,正如他所说的一样,成为维克托的专属圣诞老人。
维克托从五岁那年开始,在每年生日这天的晚上,都会遇到逆行时光而来的胜生勇利。

维克托六岁那年的时候睡得太早,胜生勇利突然出现在对方的房间里也是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对方睡得香甜,又舍不得把维克托吵醒,于是便把早就准备好带在身上的贺卡和礼物轻轻放在维克托床头,无声地说了句:“生日快乐。”
又是眩晕过后,那个明明已经29岁但比孩子还黏人的维克托扑过来鼓着腮帮子撒娇说:“勇利把我叫起来不就好了……好不容易勇利给我过生日我却在睡觉而错过了……好气。”胜生勇利也是拿他没办法,拍着对方的脑袋说今年我这不是和你一起吗,熟练地平复了维克托的不满。

不过自那之后,胜生勇利第三次返回从前的时候,发现7岁的维克托醒着,眼里亮晶晶的,看到他的时候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从床上直接蹦了下来:“果然是Santa!我一直在等你哦!”维克托这样表功道,“我很乖哦所以你会送礼物给我对不对!”
天啊小时候的维克托怎么这么乖巧又可爱。
胜生勇利把光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的维克托小朋友塞回了被窝里,语气里满是宠溺:“当然了维恰最棒了。生日快乐。”
维克托抱着礼物不撒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末了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拽着勇利的衣袖问:“你还会来吗,Santa?”
胜生勇利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肯定道:“会哦。从今以后你的每个生日我都会和你一起度过,我们约好了。”
“那礼物呢?”
“当然会带来。”
“我想吃蛋糕也可以吗?”
“维恰喜欢的话。”
“那约好了?”
“嗯,我会遵守约定的。”
“……”
睡着了吗。

胜生勇利细心地帮维克托掖好被角,安静地眺望对方的睡颜,等待这次奇迹的结束。而等他再次和30岁的维克托面对面的时候,对方罕见地没有立刻冲上来抱他,脸颊却微微泛起了红晕,见爱人疑惑的视线望过来才略带恼意地说:“勇利你太温柔了……而且我怎么觉得你对7岁的我比现在的我还好,这不公平!”
胜生勇利哑然失笑:“为什么你连自己的醋都吃啊。” 嘛,在奇怪的地方闹别扭的维克托也很可爱就是了,这样想着他拽过对方的领带蜻蜓点水般亲了下对方的侧脸,语气里是甜蜜的无奈,“这样可以了吗?”
“Wow……好吧我原谅你了,谁让你是我的专属圣诞老人呢。那么Santa,今晚要好好地补偿我,呐。”
“……你这个人真是。”

生活在过去时光里的维克托养成了一个在他人看来有点奇怪的习惯:自己生日的那天晚上总是一个人在房间,并且不允许其他任何人进去。
有人问他在房里干什么,维克托天真烂漫地笑:“在等我的Santa!”
“Santa?真好啊,如果有的话我也想见见呢。”有人这么逗他,开玩笑般说道。
“不要!他是我一个人的Santa!”维克托皱着秀气的眉,鼓起腮帮子,噔噔噔跑远了。
我怎么能把我的Santa分给你们呢。

*

10岁的维克托抱着自己心爱的抱枕,坐在床上不住看床头摆着的表。胜生勇利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出现在他面前,但是时间不固定。维克托又不想错过哪怕几分钟的和Santa一起庆祝生日的机会,于是到了晚上总是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不敢出去,眼巴巴地期待下一个眨眼间,Santa就施了魔法一般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他瞪着眼,眨都不敢眨,终于等到视野里倏忽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
“Santa!”维克托把刚刚还紧搂不放的抱枕随意一抛,张开双臂向黑发的青年跑去,结结实实地抱住了胜生勇利的腰,仰起脸朝他开心地道:“你来了!”
“嗯,生日快乐,维恰。”胜生勇利抚摸着维克托的头顶,今年维克托10岁了,头发也长了许多,摸起来又顺又滑还软,他揉起来都爱不释手。更别提维克托不但根本不排斥他揉自己头发,而且还主动地往他手里蹭了。
所以说小时候的维克托比长大后可爱多了。
胜生勇利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成年维克托一被摸发旋就像被戳到要害似的趴在床上装死。
尽管这也很有趣就是了。

“维克托已经10岁,都长这么高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胜生勇利感慨着把小蛋糕放下,坐在一边支着下巴看维克托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很认真地许愿。
和成年维克托许愿的姿势一模一样,看来这点过了二十多年也没什么改变。
胜生勇利惊觉自己又有了关于维克托的新发现,他每想到这点胸中就无法抑制地蒸腾起喜悦之情,心脏被人揉了一把似的又酸又软。
时光逆行真是如奇迹一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论对于维克托还是他来说,都是无比贵重的体验。
维克托想要胜生勇利在他每个生日的陪伴。
胜生勇利则想见证维克托每个阶段的成长。
他们一向对彼此如此贪婪地渴求着。

吃完蛋糕后维克托例行把胜生勇利拉到柜前,献宝一样把今年赛季的奖牌抱了出来。
“我很厉害吧,勇利!”维克托眼底有光在闪,浑身都洋溢着一种“夸夸我吧”的期待。
“Of Course!You are always the BEST!”胜生勇利毫不吝啬地赞道,“Congratulations!”并俯身拥抱了维克托一下。
“Haha,无论如何都想给Santa看看呢,thanks。”
“嗯,我也非常开心。”
感谢你愿意与我分享你所获得的每个荣耀与奖杯,而我幸运地没有错过任何一个。

回去后,勇利注视着维克托那满柜子的奖牌,若有所思。
“突然怎么了,勇利?”
维克托不明所以。
“啊,没什么。只是在想,从那时候起你已经有这么多奖杯了……这个是你10岁的,这个是9岁的时候……”他抚过玻璃柜,伸出手指在上面点着。
对面半天没有声音,勇利疑惑地正要转头,身后却贴上了另一个人的体温,维克托搂着他的腰,头埋在颈侧看不清表情,声音里包裹着某种比水还要柔软的情绪:“……勇利你都记得?明明我自己都忘记哪个是哪个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维克托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

少年维克托15岁生日的时候,胜生勇利在恍惚中睁开眼,讶异地发现这次不是在维克托的房间里。
视野里是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冰面,少年维克托趴在冰场边缘,对他眨眼:“哟~Santa!你来了!”
“我来了。生日快乐,维恰。”胜生勇利谨慎地又环视了一圈,发现四周无人才放松了拘谨的肩膀。
要是被人当成不法侵入者就麻烦了。
“不用担心,这里没有其他人,我提前清场了,因为今天想和Santa一起在这里庆祝生日!”
“唔,那就好。话说回来,怎么突然想到在冰场庆祝生日?”
“有想要给Santa看的东西。”少年维克托眯起眼,扎在脑后的头发一甩,“我们相遇10周年了,但是我一直都只从Santa那里收到礼物,偶尔也希望能送点什么给你——谢谢你一直为我庆祝生日!这么想着我就编了这支舞,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好了!”
胜生勇利呼吸陡然一滞,有什么东西涌上来堵在喉咙让他说不出话,难以形容地温暖。
半晌他消化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声线里含着颤抖:“啊,我一定……会很喜欢的。”因为是你所赠予我的礼物。
“Wonderful!这可是大奖赛少年组冠军为数不多的私人演出哦,献给特别的你。”少年维克托优雅自如地滑到了冰场中间,向胜生勇利挥手。

音乐响起,如和煦的阳光、连绵的流水倾泻而出,冰上的精灵也随之而舞。
这首音乐胜生勇利恰好知道,是Katinas的《Thank you》。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for who you are.
You cover me, You touch my heart.
I want to say thank you.

这一次胜生勇利回去之后没等维克托扑上来,自己就搂着对方不松手了。

*

随着维克托的日渐成长,他也明白了什么事情,比如,Santa和他一样在慢慢变老。
20岁生日的时候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愈发膨胀的好奇心,抱着马卡钦问道:“Santa也会变老吗?”
胜生勇利在给他插蜡烛,闻言动作都没顿一下,自然地回道:“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问呢……话说执着地把我当成真正的Santa这么多年却不过问的,大概也就维恰你了。”
“诶——那就是说你不是Santa了?”
胜生勇利沉吟片刻,勾起唇角这么回答道:“嗯——虽然我不是Santa,但我是维恰的Santa没错哦。”
只为了你一个人,跨越时光而来的Santa。

20岁的维克托还不是很明了勇利含义,而在勇利回去之后的中年维克托对这句话的反应是环着勇利的腰,在对方耳边一遍又一遍地、翻来覆去地念着胜生勇利的名字,语气是能把人溺毙的温柔。
“My Santa.”

*

维克托25岁的时候终于从胜生勇利口中撬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自己多年后的恋人,并对此表示羡慕嫉妒恨。
“Oh,我真是羡慕那家伙!那我什么时候才会遇到你,Santa?”
维克托躺在男人的腿上抬手摸着对方的脸,胜生勇利的眼角已经生出了很多细纹,早就不是初见时风华正茂的青年了。
“很快了,维恰。”胜生勇利不急不缓地道,表情沉稳又温和。时间对于东方人总是有着独特的眷顾,在他身上落下痕迹的同时,又爱怜地为他添了几分时光沉淀而生的韵味。
“是吗?那可真是期待啊。”银发的青年闭上眼,在心中祝愿自己有一个好梦。

此事的结果是勇利回去后被维克托拖着又来了个膝枕,对方愤愤不平地说便宜了年轻的自己,勇利的所有都是属于他的才对。
胜生勇利摸着他的头发哄,马上就要到我们相遇的那一年了。
那时候就有另一个我陪另一个你了。

*

时间彼岸的维克托已经到了27岁。
胜生勇利心想,现在大概已经遇到23岁的自己了吧,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发展。
结果勇利甫一出现在青年维克托的面前,对方就扑上来哭唧唧地道:“勇利!你为什么不理我?明明大奖赛结束当晚还和我一起跳舞,对我说'Be my coach'来着,第二天登机的时候却那么冷漠!我做错什么了吗?”
……果然提到斗舞事件了吗!
胜生勇利简直不愿回忆那个在他人生黑历史中名列榜首的斗舞,但不可否认的,如果没有那个事件,维克托可能也不会到他身边当起了他的教练。
胜生勇利拍拍维克托的后背,怀着歉意道:“对不起,维恰。我是喝醉之后发生什么全然不记得的类型,所以他不是有意对你冷淡的,抱歉。”
“诶这样……啊,现在的勇利也超级可爱,请求我当教练的时候,眼睛里kirakira闪着光呢!”维克托经勇利一安慰,迅速地振作起来,并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我拍了很多照片,Santa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了,谢谢。未来的你已经不知道给我看过多少遍了。”胜生勇利熟练而快速地打断了维克托的话,转而岔开话题道,“今年也生日快乐,维恰。”

这一次生日过得很安静,胜生勇利凝望着维克托,眼神明显不同于以往——其中包含着淡淡的离别之意。维克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能宣诸于口的事,默默地看了勇利很久,最后不舍而留恋地问:“我还会再见到你吗,Santa?”
胜生勇利揉着他的头,眼里盈满了摇曳的光:“如果你还想见到我的话,就去找我吧——这个时代的我。他会陪你过一辈子生日的,就像我一样。虽然他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不管怎么说,过去的我就拜托你了,维克托。
‘我’在等着你哦。”
胜生勇利留下最后一句话,余音尚存,人却已经消失在了空气里。

映入眼中的景物变得模糊,下一瞬胜生勇利毫无意外地发现自己返回了自家桌前,对面属于他的那个维克托望过来,眸中是一条脉脉流动的蓝色的河,他凑过来,献给勇利一个充满爱意与感谢的奶油味的吻:“谢谢你,勇利,一直陪在我身边。”

专属于我的,最亲爱的Santa Claus。

END

评论

热度(1094)

  1. 余月玖昭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